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国强 的博客

演员张国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康导是我的偶像 (2) (选自 《奇…  

2008-05-09 21:5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张西:您演高城时,他习惯性的结巴,是原作里就有的呢,还是您自己发挥的?

 

张国强:剧本里的高城是军人世家的高干子弟,北京人,没有磕巴的特点。我就是把他的台词处理的节奏很快,干脆利索,就像咱们正常人说话急了的时候,就会有点结巴。

 

张西:当您在高城的口语里加上这个特点时,康导是什么态度?

 

张国强:他没有任何异议。因为这也是我们演员的再创作,会更加丰富。这一点小龙也很赞同,他是功不可没的。小龙写了很多经典台词,他真的特别聪明。我发现,我们整个《士兵突击》剧组,不管导演、编剧,还是演员,童心都特别重,这才促成这个戏。而且我们之间特别融洽,比如在现场,康导和我们之间常开玩笑,包括我们把他的红色内裤挂到树上。

 

张西:张译干的吧?

 

张国强:我出的点子,这个谁都不知道。最后是张译爬到树上挂的。我是想给导一个惊喜,因为我知道导演太累了。那天拍戏回来,我们特希望他看到飘扬的内裤后会哈哈哈哈大笑,我们想像他会说,你们怎么开这个玩笑?就希望他能开心一点。但我们的希望落空了,他没看见,直接回房间睡觉去了。第二天我们觉得很没趣,然后自己摘下来。把内裤拿给导演看后,他也还是那个招牌式的笑法,嘴向上揪着的那种笑。

当然,我们还陷害范雷,在导演门前写“这是范雷干的”,就是演五班的老马。康导也没看见。

 

张西:你们剧组像个合作化时代的生产队。

 

张国强:没错,就是生产队。每天我们收工后,晚上没夜戏时,我们就会坐在马路棚的院子里面的破沙发上,康导跟我们一起坐在那儿抽烟。李晨会把他的电脑搬出来,放点音乐,完了聊着天,过一会儿就回房间睡觉。那段时间感觉特别快乐。如果换了另一个剧组,演员们待时间长了早就烦了,想赶紧拍完。但《士兵突击》剧组,没有那种感觉,反而觉得时间过得太快。归根到底,还是我们导有号召力。包括《士兵突击》播完之后,每次聚会的时候,都是我张罗,因为我连长嘛,还以这个戏里连长自居。我一一打电话,哎,谁谁,几点啊,到亚运村哪个饭店。啊,好好。大家肯定到,从四面八方来,然后就特别开心。大家尽情地喝,尽情地聊。

 

张西:你们导演现在正写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的分镜头呢。

 

张国强:他真的特投入特疯狂。上次到南京做《末路天堂》的宣传。我见到了导。我说哎呀导演你怎么瘦了?他说我能不瘦吗,每天凌晨七点多才睡觉,就是弄《团长》的本子。

我在四川拍戏时给他发了个信息,骚扰他。结果他没回,我就觉得很反常。我就想到了,导正在全身心地准备下部戏的功课呢。

 

    张西:您个人的经历是怎样的?

 

张国强:我就是梨园子弟。我父母,我的老爷和太老爷都是戏曲演员,我是戏曲人家的孩子。我别的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演戏。知道《士兵突击》成功之后,我父母特别高兴。我父亲70岁了,是个评剧演员。直到现在,他可以蹬着自行车去钓鱼,也去教学生。我父亲那时候也很风光,也有很多戏迷喜欢他。但今天《士兵突击》火了之后,所有的媒体都做节目,是我父母想都不敢想的,他们感觉特别骄傲。我心里也有扬眉吐气的感觉。我追求这个职业,坚持了那么多年,付出那么多辛苦,流了那么多血,拍什么戏我都是会受伤,我值。

 

张西:真有其事?

 

张国强:拍戏时,什么手缝针啊,腿流血啊,都有过。康导还对我说过,这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。我对康导的那种崇拜,就像现在突迷们对我的那种喜爱是一样的感觉。但某一些方面又是不一样的。康导更是我的一个导师和兄长。

 

张西:我觉得他挺霸气的?

 

张国强:他绝对霸气。倒不是说他耍大牌。他耍霸气都是针对剧组的某个部门,那种不认真引起的。他不喜欢不负责的工作态度,但他也不会马上说对不起,他会说我今天累了,要回去休息了。我在他身上学到太多的东西。那种专业素养那种大气都不是我能做到的。我一直在学。

那天四哥到我们剧组来,给我讲了《团长》那个年代的好多事情。我都拿笔记在本子上了。我现在还留着这份笔记。康导真是太博学了,而且一下能点透我现在所需要或困惑的东西。他让四哥告诉我的,都是我不了解的内容。

 

张西:您在《士兵突击》里的戏份很重,他会经常跟您谈戏吗?

 

张国强:他不会具体跟我说戏。他只是讲这个角色,讲高城这个人。他不会告诉我具体某场戏怎么演。我们导的一个特点是给演员最大的空间,他是真正为演员考虑,每次开拍前,所有的机器先不架,让演员自己先走,随便走,走舒服了,然后再告诉摄影师架机位。他太懂演员了,而且他在现场的那种合理的奇思妙想,恰恰是我们都想不到的,这一点我真的佩服。

 

张西:他让演员觉得轻松?

 

张国强:他想尽办法让我们放松。有天我和张译、佳栋拍完一条戏回来,康导在现场给我们发烟。一根烟好像1020块吧,他说,他妈的别抽瞎了啊,这烟挺贵的,一根顶一盒烟的钱。我们刚抽没几口,就又开拍。我把那半枝烟扔在地上,踩灭了,我心想,20块钱被我踩在脚下了。导真是太可爱了。

其实每个演员都有一种傲气,但康导确实把所有的演员都征服了。这是我们所有演员最后聊天时,都有的一种共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选自《奇迹:康洪雷和<士兵突击>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